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男生 > 都市生活 > 医流狂少

更新时间:2019-10-22 16:53:55

医流狂少

医流狂少 文不凡 著

叶海白馨儿 奇幻科幻都市重生

甜宠新书《医流狂少》由文不凡所编写的都市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叶海白馨儿,书中主要讲述了:家庭变故,为报养育恩,被迫装傻充愣十多年。被定娃娃亲做入赘女婿,从不被认可,还要遭村里人冷眼,背后戳脊梁骨,被嘲讽“倒插门”!莫欺少年穷,多年的忍耐该结束了!把一切翻盘,让欺辱的人高攀不起……...

精彩章节试读:

《医流狂少》 第10章 只能用嘴 免费试读

叶海寻声望去,见白馨儿一脸阴沉的样子,不禁楞了一下。

“解释什么?”

白馨儿被叶海这么问,突然一呆,她是听说叶海和别的女人搞在一起,才一冲动找过来的。

这是怎么了,叶海和别的女人乱搞,关自己什么事,他滚出白家才更好呢!

什么时候在意起这个傻子了?难道就因为他救活了李娃,为自己解了围?但一码归一码,大不了以后还这个人情就是了。

“你从哪学的治病,为什么瞒着我?”白馨儿慌乱之间问出这么一句,至于质问叶海搞女人的事,无论如何不可能。

叶海也是一愣,原本也心虚林婉清的事,毕竟和白馨儿有婚约,哪怕白家,甚至白馨儿从没开口承认过。

听白馨儿开口质问治病的事,叶海心中竟然有些失落,原来自己在白馨儿心中真的没那么重要,白馨儿之所以置气,可能只是因为自己的欺瞒,甚至可能是抢了她的风头。

“你不知道的事多呢,你了解我吗?”

叶海这话也是说给自己的,甚至都没看白馨儿,内心被莫名的苦闷填充着。

白馨儿更是吃惊地张大了眼睛,没有料到叶海不但不正面回答,还反过来质问自己。叶海向来在白馨儿面前唯唯诺诺,更别说用这样的口气说话了,那么一瞬间白馨真切地感觉到这个傻子变了,变得彻底陌生了。

这突然的变故,作为旁观者的林婉清全看在眼里,同样身为女孩,更是在职场上摸爬滚打多年,马上就觉察到一些端倪,尤其叶海和这个突然出现的漂亮女孩的关系,绝对非同一般,又有许多微妙。

“妹妹,要不要坐下吃点,叶海刚做好的饭!”林婉清突然说了这么一句,白馨儿才猛然回过神还有外人在。

白馨儿循声看过去,这还是她第一次正眼打量林婉清,第一感觉就是干练,有她羡慕却无法达到的知性美。

哪来的女人,这可是白石村的地面,她白馨儿走到哪不是被众星捧月一样供着,哪轮到一个外人出风头了。

白馨儿二话没说就坐了下来,让叶海也是一愣,搞不懂她这是吃错了什么药,在这之前怎么也不会一个桌吃饭,更别说挨着坐了。

这一顿饭吃得实在尴尬,坐下去的瞬间白馨儿就后悔了,不断自问为什么又冲动了,这个叶海跟什么人吃饭,和她白馨儿又有什么关系。

整个过程只有林婉清淡定自若,置身事外,时不时还会和叶海搭上两句话,倒是没再招惹白馨儿。

艰难熬过一刻钟,这一顿便饭总算吃完了,白馨儿摔下碗筷便走。

叶海又恢复了往日的木讷,有点后悔让白馨儿下不了台,即便白馨儿瞧不起自己,但他内心深处好像还是有点在意对方,或许是白家已故老爷子的缘故吧,也或者是那徒有其名的婚约。

白馨儿自觉少有的落败,气呼呼地到了院子里,突然感觉一阵剧烈的腹痛,像是吃坏了肚子,转头瞧见角落里一间破败的茅房,顾不了许多便跑了过去。

白馨儿又气又羞,心里已经把罪责全赖在了叶海头上。

感觉院子里人影闪动,叶海下意识地走了出来,正看到白馨儿着急忙慌地往茅房跑,赶紧把视线挪到了一边。

叶海本打算回屋收拾碗筷,突然听到“啊”的一声尖叫,明显是从茅厕传出来的。

村里的茅厕基本就是在地上挖一个坑道,很多还会连着一个挺大的化粪池,万一失足还是有很大危险性的。

叶海第一时间来到茅厕外,试着叫了一声白馨儿的名字。

“蛇,妈呀,蛇!”

白馨儿哪顾得上叶海,只是本能地尖叫着,叶海顿时一个激灵,山里从来不缺蛇这种东西,但跑到村上伤人倒是少见,大概是叶海家常年没人的缘故。

叶海下意识冲进茅厕,却见白馨儿正蹲在一角,用十分别扭的姿势看着背后下面的伤口,挺翘的两半格外惹眼。

白馨儿显然是方便的时候遭到了蛇的攻击,虽然茅厕里光线并不怎么好,但伤口的位置显而易见。

“你过来干嘛,快滚出去!”白馨儿冷不丁发现进来一个人,而且是叶海,顿时又羞又脑。

叶海管不了许多,眼下最紧要的是确定蛇去了哪里,会不会再一次发动攻击。

“蛇跑了,你快出去啊!”白馨儿即便忍受钻心的疼痛,也不能在叶海面前出丑,事实上情况已经不能再坏了。

“叶海?出什么事了?”屋里的林婉清也听到了动静,在门口询问,大概判断出来是茅厕的方向,也不太好靠近。

叶海闻言不禁大囧,慌忙应和说:“没事,我在厕所呢!”

情急之下,白馨儿也忍痛住了嘴,如果再被那个狐狸精一样的女人撞见和叶海在厕所里,那就真的要丢尽了脸,有一万张嘴也说不清。

叶海注意到白馨儿的表现,大概也猜到了她的心思,反倒有了主意。

“不想出丑就听我的。”叶海这么威胁白馨儿,加上这样一个情形,莫名感觉有种从未有过的**。

“你是医生,应该知道这山里的毒蛇,一旦毒性扩散,后果有多严重。”叶海知道白馨儿,单凭威胁的话,很可能会适得其反。

另一边白馨儿稍微冷静下来自然清楚利害关系,只是和叶海这样实在让她感觉屈辱,一瞬间又想到了两个人的婚约,心中像绷着一根绳,马上要崩溃了。

叶海知道自己的计谋起了作用,事不宜迟,眼下唯一也是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抓紧把蛇毒吸出来。

白馨儿虽然抗拒,但死亡的威胁让她不得不做出选择,哪怕是天地下最屈辱的事。

仓促间叶海俯身下去,也顾不得其他了,对着伤口就凑了上去,先缓后急地吸了起来,随后一转头把吸得血吐出去,接而复始。

白馨儿紧绷着身体,控制不住一阵发抖,伴随着蛇毒**神经传来的扎心刺痛感,痛得她眼泪瞬间就涌了出来。

说到底是女孩子,哪受得了这样的疼痛和屈辱。

“啊……叶海,我恨你!”白馨儿咬牙切齿,又不得不压低了声音,“今天的事,你要是敢,说出去,我铁定跟你,同归于尽,呜……”

小说《医流狂少》 第10章 只能用嘴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奇幻小说
  2. 科幻小说
  3. 都市小说
  4. 重生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