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阅读网 > 女生 > 穿越架空 > 一朝妖女成皇妃

更新时间:2019-10-22 14:37:52

一朝妖女成皇妃

一朝妖女成皇妃 水沫幽澜 著

黎诗婳云楚幽 豪门校园虐恋贵族

独家小说《一朝妖女成皇妃》由水沫幽澜倾心创作的一本重生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黎诗婳云楚幽,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沙雨桐,一个生活在三线城市里的小学语文老师,一只神秘莫测的口红将她带入了一个未知的世界,附身在古代女子黎诗婳的身上,等待她的究竟是重生还是桎梏呢?...

精彩章节试读:

《一朝妖女成皇妃》 第十二章犯错 免费试读

云楚幽这一次是去牧场打猎,待到收到密保日夜兼程回来的时候,已经是诗婳中毒的第三日,赶回宫殿去看望诗婳的时候半夏小心翼翼地告诉他,贵妃娘娘不在宫内。

得知诗婳的去向后云楚幽的脸瞬间乌云密布,第一时间他要冲向王府,风公公及时阻止了,因为这一去,等于昭告天下贵妃娘娘和江王孤男寡女同在王府待了三天三夜。这件事眼下只有几个人知道,半夏封锁了消息,她将紫苏身亡的消息告诉了云楚幽,

云楚幽愣了一下,看来这一次是有人真的要置诗婳于死地。平复下来,云楚幽并没有立即去云江染的府上,而是去让风公公派人调查,彻差到底。之后他去探望了还在养身体的黎倾姿以及怀孕过半的柳婕妤。

风公公动用了宫内广大的人脉,查得出的头绪直接指向了江一舟。江一舟确实有作案的动机,

云楚幽闭上了眼睛,印象中那个女子温柔恬静,遇到事情总是胆小怕事的,但是这一次,她竟然鱼死网破,莫非和前朝有关。云楚幽相信江一舟只是个执行者,毕竟为了她的父亲她有捏在人手中的把柄。

但是这个计划的酝酿,却不是她能想出来的,那么究竟是谁,眼下云楚幽决定去牢房看看,从江一舟的父亲身上也许会寻觅出蛛丝马迹。可惜他去晚了,牢房内狱卒喝的酩酊大醉,但是江大人已经尸身冰凉了。所有的线索全都中断了。

第二日下早朝,云楚幽换上便服,只带了风公公来到江王府,江王府一行人已然跪在那里恭候帝王的到来。云楚幽并没有看到云江染,他径直走到府内,在丫鬟的带路下,他在一间屋子外停下脚步。推门进入,云江染正在给诗婳换毛巾,夜间开始诗婳的病情又加重,开始高烧。

整个人本身洁白如玉的肌肤现如今变得泛红。云楚幽夺门而入,一把抢过云江染手中的毛巾,此刻他的眼中能够喷出火。“你我兄弟二人的恩恩怨怨稍后再算,眼下,诗婳的情况不妙。”“贵妃娘娘。”云楚幽执着地纠正。

是的,此刻他就是不理智,他不明白为什么云江染可以陪伴诗婳那么久而他要现在才见到。拉过诗婳的手,手腕太过于纤细,仿佛一下子就会折断一样。号脉,然后翻开诗婳的双眸,眸底已经微微有了红色,这样下去,不出二日,诗婳会让体温活活烫死。“西域的炽焰毒。”

云楚幽的声音冷冷的响起,云江染一愣,自幼他们兄弟二人,加上其他的皇子都在一起学习,只是他更喜欢武功,而云楚幽更喜欢药理,所以这一次他能够一招之内让黑衣人毙命,却不能即刻判断出诗婳的症状。

这也让他很是自责。“有解药吗?”这一次他没有和云楚幽再抬杠,诗婳的性命高于一切。“朕的玉床最多只能够压制十日,十日内必须找到寒水,方有希望。”云江染幼年习武,寒水他听

过,这是上古神话时期流传下来的一把宝剑,取自千年苦寒之地的极北,至阴至寒,用它来克制炽焰之毒不失为一种好办法,只是用在女子身上会大大损伤她的身体,终生不育。“黎家是你的心头大患吧!”云江染反问云楚幽,‘’否则为何你会明知这个方法的弊端,还要试试呢?‘’

“朕的心思果然是瞒不住你。不过黎府是黎府,诗婳是诗婳,仅此而已。朕不是昏君。”“我有一个方法救得下贵妃,但是我也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在她彻底康复之前,不要让她回宫。她会变成这样,你应该清楚原因。”

在听闻了寒水是解毒的良用之后云江染已经知道该怎么办了,他手头有一样宝贝,也是至阴至寒,用作解毒是良药,也不会损伤人的身体。但是因为太过于珍贵,所以只用作解毒确实太大才小用了。父皇之前让他寻觅的一样宝物,天山雪女一族的镇族之宝墨玉。

堃轩皇室一直有个只有皇位继承人才得到的秘密那就是得墨玉者得天下。那时堃轩老皇帝的确是要将天下给云江染的,如果没有发生黎少沧穿越一切都会不一样。可惜命中注定,有些事情不是按照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墨玉只在神卷轴中记载,真实的谁也没见过。

只是卷轴记载墨玉的出现是在和异时空出现交集,有雪女转世人出现的时候才会现身。云江染本也是抱着试试看的心里,他没有把传说当真,只是没想到在他到达天山打听雪女消息的时候黎诗婳正好从异时空穿越而来,卷轴上记载的都符合,他找到了墨玉。

他对皇位没有野心,之前他反应那么大也是因为诗婳,以及不明白父皇为何出尔反尔。“皇上,臣有墨玉,可以救下贵妃的性命。”这次轮到云楚幽震撼了,没想到传闻中的墨玉真的就在云江染的手里,更没想到手握墨玉的他不仅没要江山反而是用来救下诗婳。

身为男人,他嫉妒云江染,换作是自己,又有没有这种魄力了呢?“臣知陛下对臣有戒心,臣愿交出所有权利,只做一个闲散王爷。臣对贵妃,没有私情。”云江染知道,自己这次回京,云楚幽不会放走他了。毕竟留在眼皮子底下监视要比放在外面放心的多。

最终,云楚幽答应了这一番要求,他调集了十名影卫来保护诗婳。这样以来,也等于云江染交出来墨玉,私心里,他是不是就安心了呢!之前只知道父皇让云江染去外,却不知道有这一层,若不是最终父皇改变主意了,那么他无论多么运筹帷幄,都无法胜出。

这么想的时候,他感到一阵阵悲哀。解毒在第二日夜间进行,期间室内放满了寒冰,诗婳必须净身躺下。而云江染也用白布蒙住了自己的眼睛,然后他取来墨玉,切开自己手腕,用鲜血浇灌,待到血水将玉石全部浸透,他又切开诗婳的手腕,然后让玉石侵染的血流入。

渐渐的,玉石在血水中融化,最终和血水融为一体。流入诗婳体内,这个方法是在天山找到墨玉的时候墨玉的守护人说的,他说古老的经书记载墨玉会和守护它的雪女融为一体。眼下,墨玉正在一点一点融入诗婳体内,也许诗婳,真的不属于这个世界。

有了这个念头,云江染自己也吓了一跳。那个守护的人还说,守护墨玉的雪女在和墨玉融为一体的时候必须是洁净的身子。否则是对神灵的亵渎,他心疼的望向诗婳,诗婳,当初你义无反顾的嫁给了云楚幽,可是却又在坚守完璧之身,这又是何苦呢?你究竟有什么苦衷吗?

一切都完事之后,云江染用丝帕将诗婳裹住,然后抱着诗婳卧在寒冰之上。渐渐的,诗婳的体温回归了正常。醒来的时候是夜半时分,诗婳觉得自己是在地狱走了一圈,那种滚烫的感觉历历在目。放眼四周,并不是熟悉的布局,想挣扎着起身,却发觉自己被布裹着。

一双有力的胳膊正抱着她,那气息不是云楚幽。她挣扎着扭头,惊醒了云江染,失血过多,再加上寒气侵体,所以昏睡了过去,诗婳醒来的时候他一点知觉都没有。两人对望着,彼此倾听着心跳声,却始终没有开口说话。屋檐上,一个身着夜行衣的男人默默地看着屋内的一切。

百感交集。自己的女人生命危在旦夕,自己却不能陪。就连挽救生命,也是别的男人做到的。帝王的男人的尊严都荡然无存,生平第一次他恨自己是个帝王,他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墨玉。“小姐,淑妃不是答应江美人用她的命去换取她父亲的命吗?

眼下江美人还不知情,她的父亲已经…”孙静佳正在屋内和心腹丫鬟说话,淑妃的答应?淑妃什么也没答应,是江美人太傻了。这样的傻女人,不应该留在后宫。线索只能查到江一舟这里,往后的,云楚幽不想看到,风公公也就没有必要再查了。

临刑前,江一舟想再见见父亲,可是内侍们一通狂笑,然后还没有等到江一舟反应过来,三尺白绫就绕在了她纤细的脖子上,一条芳魂,无声无息地消失在了后宫。“娘娘,似乎贵妃那边是被人救走了。

这些天奴婢留意想容殿,虽然半夏口风很紧,但是奴婢能够感觉出里面没有人。”说话的是淑妃黎倾姿的心腹丫鬟。倾姿半靠在贵妃塌上,眼睛微微眯起,没有想到孙静佳找到的毒药的确不同凡响,但是百密一疏,不曾想别的环节都好,唯独在那个小丫头出了差错。

自从前朝舒云德妃走后,那个小丫头对所有后宫的女人都很仇视,怎么到最后就变卦了,若不是她吞下了那个荷包中的药,而是按照计划让诗婳喝下,那么现场就会像被火烧一样。冷宫着火,谁也不会在意的。眼下死的只是那个叫紫苏的丫头,太便宜她了。

倾姿闭上眼睛,思绪回到入宫前的那个晚上。依照堃轩的惯例,这一日妃嫔们还可以向自己的父母跪拜。虽然自己是妾侍所生但是这么些年黎府提供给她的显赫的身份和养尊处优的生活环境,她仍然要感激,所以她没有带任何丫鬟,去了黎耀祥和锦蓉蓉的房门外,

正准备敲门的时候听到了里面的谈话声:“早知道诗婳可以养大,我们又何苦再养一个非亲生的在身边呢,如今还要分得女儿的荣宠,没有她,女儿就是唯一的皇后了。皇帝也不用顾全二人的面子。”这个是锦蓉蓉的声音,倾姿屏住呼吸,继续听了下去。

“咳,也怪老夫,这么些年养育,已经潜意识里面把她当成咱们的女儿了。别说别的,就是对外说的她是老夫身边妾侍的女儿,我自己都信了。那个孩子什么都好,如果是咱们自己的孩子就好了,可惜啊!若她安分守己还好,若是妨碍了诗婳,为了诗婳,她终究不得不除。”

原来这个就是自己今日一心牵挂要去叩头尽尽孝心的父母吗?原来自己在这个家所有的荣宠都是假的,锦衣玉食荣华富贵都是浮云,自己的存在就是黎诗婳的替身,如今黎诗婳长大了能够养活了自己就是黎诗婳的替身。

那一瞬间,仇恨涌上了心头,之前因为入宫她已经很不乐意黎倾姿觉得自己从来没有绝望过,那个时候她痛恨过妹妹和自己要一起侍奉一位丈夫,可是那也仅仅是痛恨,只要最终她能够当上皇后,妹妹还是她的妹妹。

可是如今呢,自己苦苦守候的亲情又是什么?所以进了宫后她最先针对的

这一夜在堃轩,许多人都是无法睡眠的,每个人都怀揣着心思。有多久没有这么安宁过了,如果当初不是自己的入宫,那么现在也就不会这么多的痛苦了吧。离开江王是她来到这个时空最错误的选择,可是宿命的原因,明知道前方是错,也要义无反顾的迎上去。

诗婳悲哀地想着,冷宫发生的点点滴滴她已经回忆起来了,那个小姑娘已经香消玉殒了,又一个被后宫的争宠给残害的女孩子,只是这一次她们的手段太令人发指了,毕竟那是个小孩子。看来问题出在那个香包上面,

她刚想开口,可是云江染却用手轻轻的堵住了她的嘴:“你才刚刚解毒,不要说话,不然伤元气。”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样的方法,不过害她的人显然已经下血本,那么这一次,云江染必然也是心力憔悴。

不想再多说什么,只是将头枕在云江染的臂弯上,感受着一丝丝凉意中夹杂的一丝丝温暖。这一夜睡得格外的香甜。天亮时分再次醒来诗婳才发觉原来这一夜自己竟然睡在了云江染的房中,而且周围都是冰,而且云江染一直卧在冰上面,就是为了给自己祛除热毒。

间发现了云江染的臂弯上一道深深的划痕,前世看过不少武侠电视,云江染也动用了自己的血来为她解毒吧,这样想着。究竟自己前世享受了多少的福气,今生才会碰到这样一个无怨无悔的他。

“娘娘,贵妃她安然无恙。”心腹在淑妃面前禀报着。只听到啪的一声,黎倾姿修长的护甲折了。

“香灵,本宫让你准备的怎么样了?”柳絮一边将手轻轻地抚摸在肚子上一边询问自己的小丫头。“回娘娘的话,该找的人,该办的事,都稳妥了,那边回话说万事俱备,就等娘娘的东风了。”柳絮笑了笑,这么多年了,总算苦尽甘来。

她自幼生长于堃轩的北地,没有南方女子的娇弱,上天空给了她一个很美的姓氏:柳,可是却没有给她弱柳扶风的气质。这些年她寻觅良方,肌息丸,明知像罂粟一样只可听听不可触碰,可还是禁不住诱惑,用了一点又一点,用了一次又一次。

每次她都告诫自己,再不可碰,可是看着铜镜内的自己肌肤胜雪,面若桃花,最重要的是走起路来就像是天上的白云一样轻盈,那个时候她就知道,自己已经无药可救。纵然按照偏方上说的,用羊花泡水沐浴,而且是一天三次,

可是看着一个个大夫摇头叹息,她便知道自己没有了退路,没有了后悔。后来凭借姿色被选入王府做了侍妾,她知道自己的命运开始改变了,在也不是那个贫穷的北地里毫不起眼的柳絮了。思绪拉回了现在,这些年在王府她特立独行,根本不和任何人接近。

进宫后也是格格不入,其实她也可望在宫中有能说体己话的人,但是她害怕,怕别人会闻出她身上肌息丸的味道,就这样,她把自己装在了套子里。没等她缓过神,孙静佳带着小丫鬟来她的宫殿了,依然在面部呈现出那样孤傲的表情,拒人千里之外。

孙静佳也没有尴尬,而是坐在她身边一个不近不远的位置,剥着葡萄粒,然后一粒一粒往嘴里放。

“妹妹最近气色有些不好,是不是太医院的人太懈怠了?”“多谢姐姐关心,柳儿自幼体质弱,无妨。”“如此便好。姐姐我也是吃完饭后消食,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你的宫中,不嫌弃姐姐叨扰吧!”“哪里的话,姐姐来看柳儿,是柳儿的福气。”

两个人便在那里不疼不痒,不紧不慢地说着体己话,末了,孙静佳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似的,一拍脑门“你看我这记性。本来关心有身孕的妃嫔都是贵妃的事情,我这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不叨扰妹妹了,本宫就先告辞。

小说《一朝妖女成皇妃》 第十二章犯错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豪门小说
  2. 校园小说
  3. 虐恋小说
  4. 贵族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